服务热线:137-2541-5553

代孕产子

助孕妈妈早产生下双胞胎 “客户”拒收婴儿及支
发布时间:2017-04-08 09:52

  28日中午,记者来到助孕妈妈谢丽所在的花都区妇幼保健院。谢丽是云南人,今年39岁,曾在花都区工作,养育有两名正在广州上初中的孩子。谢丽称,一名做过助孕的朋友将其介绍给助孕中介“攀姐”。攀姐与其商议,在孕期过程中由助孕中介负责安排定期产检并支付生产时的费用。谢丽每个月获得2000元工资和1200元保姆费,此外还能在孕期的几个月中拿到共计15万元的佣金。

 
  2015年7月,经攀姐介绍,谢丽在一处私人别墅内接受了受精卵手术。“开始的几次手术都失败了,直到2016年9月做第4次手术才成功。”谢丽说。成功怀孕后,谢丽第一次见到了委托助孕的客户。此后在整个孕期中只见到客户数次,其它时间只和中介进行沟通。”我只知道客户来自佛山,其它情况中介和客户都没有提供,也不知道受精卵的具体来源是哪里。”谢丽称。
 
  孕期7个月间,谢丽连续收到了中介支付的工资和预先支付的共计5万余元佣金。
 
  3月23日晚,怀孕七个月的谢丽羊水早破,在中介攀姐等人陪同下来到花都区妇幼保健院。24日凌晨4时,谢某顺产一对双胞胎。“孩子出生后状况非常不好,医生说需要进行抢救。”谢丽称。由于中介称“未带足够现金”,谢丽委托朋友预先垫付了3万余元治疗费用。
 
  随后,委托助孕的客户联系上谢丽,称“早产的孩子不要了”。意识到交易失败,谢丽立刻联系了助孕中介。“中介只说他们负责婴儿的后续治疗费用,但剩下的佣金给不给,中介没有给具体答复。”谢丽说。
 
  由于此前和中介的协议都是口头确定,也未留下合同等书面证明,谢丽担心拿不到佣金,决定向媒体报料。
 
  中介否认拒付佣金助孕妈妈:不给佣金不出院
 
  谢丽称,因为婴儿需要伪造出生证明,她在入院时按照中介指示填写了客户的相关信息,但也因此无法出院。“跟客户谈崩了,一直联系不上。可没有他们的身份证我就出不了院。”
 
  就此情况,记者联系了花都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覃安志。覃安志对谢丽所描述的情况予以否认。
 
  “媒体过来后我们才知道这名产妇是做助孕的。虽然助孕属于违法行为,但由于产妇身体情况良好,按照规定是可以出院的。只是因为产妇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信息登记入院,出院时需要对这一情况进行说明。”覃安志称。
 
  覃安志介绍,两名双胞胎早产婴儿出生后,由于病情危急,经抢救后送往早产保温箱,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。“早产的治疗费用昂贵,后续可能还需十万余元。”
 
  28日中午,谢丽在记者陪同下拨打了助孕中介攀姐电话,对方在电话中并未直接回复是否支付佣金。下午,记者再次以媒体采访为由联系自称攀姐。攀姐对谢丽所称“中介拒绝支付佣金”一事予以否认,并认为谢丽和此前一些媒体的相关报道“存在偏颇”。“我们已经和谢丽谈妥,她的佣金这两天内会分别打到她的卡里。”攀姐称:“谢丽生产当天早晨7时就要求我们支付佣金和全部费用,我当时的确拿不出钱,但并不是不给。”
 
  记者向攀姐询问客户和助孕过程中的具体信息,对方以“和客户有过协议,不方便透露”为由拒绝了采访。
 
  随后记者再次联系谢丽。谢丽称,下午已经收到助孕中介支付的佣金2万元,剩下的8万元明天支付。此外她表示,虽然院方已明确表示她可出院,但她仍选择不出院,因为“要看看中介给不给我佣金再决定”。
 
  记者联系谢丽提供的客户电话,对方称:“没有这事,你打错了。”
 
  此次事件告诉大家,做助孕妈妈一定要找正规的助孕公司进行,不可随意,毕竟助孕不受法律保护,如助孕过程中出现任何意外,非正规公司会逃避责任。而正规的助孕公司整个流程会全权负责。